SM-Shaman

求学者、读者、追梦者

全钢飞行家和全包金签名款派克51简介



   背景   1   . 真空51的战绩    派克51于1941年正式面市,是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卷入二战。战争中,人们需要这样一种钢笔:它必须使用灵活,长时间暴露笔尖后仍然能一笔出\水,笔帽开关快速方便、笔身材料环境适应力强。刚刚面市的51生逢其时,其性能特点与战争环境的匹配程度,是同时期其他钢笔所无法比拟的。正因如此,美国军方将51列在军需品采购名单中,发放给军官使用,并作为军功奖\品奖励给普通士兵。    随着美军向各国移防和推进,51的影响力遍及世界,被誉为二战“战区三大硬通货”之一。除美军外,其他同盟国的将领中也有一部分成为51的用户,其中著名的有英国的蒙哥马利和自\由法国的戴高乐。值得一提的是,51也随美援物资来到中国,在国军将领中掀起“派克热”。抗战前线的有功士兵甚至喜欢51胜过奖章。实事求是地讲,派克在中国这样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地位,不是由多福、真空或者近来的什么笔,而几乎完全是由51建立起来的。50年代华孚厂“英雄超派克”项目以51为“假想敌”,绝非偶然。  
  

这份广告中介绍了中国军队在抗战中以51奖励有功士兵的情况。  
    1945年5月,艾森豪威尔在德国投降书上签字,结束了西线战事;8月,尼米兹作为代表之一(首席代表为麦克阿瑟)在密苏里号上签字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两人所使用的都是51,使其在二战舞台上的表演达到高\潮。艾森豪威尔是肯尼斯•派克的好友,也是狂热的“51迷”,他二战签字用的一支笔如今存放在派克公司的档案室里,不过笔帽已不是原配,换成了一枚1947/48式包金帽。  
  

艾森豪威尔在签字仪式后展示其使用的两支51。  
    战争结束,传奇继续。随着美国因战争而最终摆脱1929—1933年经济危机,51的国内需求呈爆发式增长。同时,欧洲市场已经开放,51出口需求日益提升。为了满足内外市场的订单,派克工厂满负荷运转仍显力不从心。为此,派克加拿大分公司和英国分公司于1946年和1947年先后参与51的生产。加拿大派克除生产加产51之外,还与美国派克合作生产了一部分美产51,后者在笔杆年份铭文前加上字母“T”,表示多伦多。英产51的产地是英格兰东萨塞克斯郡纽黑文市,主要面向英国和西欧市场。英产51的产地铭文为“MADE IN ENGLAND”,与现在英国产品“MADE IN UK”的规范不同。  
  

1946年加产金帽真空51(左)和1948年英产金帽真空51(右)。  
    产能迅速提升以后,51已能满足200—300万支的市场年需求量,其巨大的成功给行业内带来了显著的冲击,成为其他制造商的噩梦。60年代以前,51在高端金笔市场上的压倒性优势大大挤压了其他欧美制造商的生存空间,在圆珠笔的进一步打击下,许多笔厂面临经营困境,其中不少在痛苦挣扎后被迫倒闭或被收\购,另一些则直到日用钢笔时代结束以后才通过强化定位和商业运作重新崛起。  
   2   .盛世危言    面对史无前例的巨大成功,肯尼斯•派克保持着难得的冷静。他认为,短期的市场狂/热并不能保证长久,必须对现有产品进行创造性地改进,以满足市场日益挑剔的胃口。事实上,在成功的背后,51确实存在一些隐忧。    首先,相对落后的上水系统已经成为51的短板。真空系统面市于30年代初,是派克真空的标准配置,虽然经过一些非实质性的改进,但性能并没有明显提升。51的设计目标之一是耐久可靠,因此采用了迄今抗酸碱腐蚀、抗老化性能最佳的聚甲基丙烯酸甲酯作为笔身材料。然而,真空系统恰恰让这一优势消失殆尽。真空上墨系统使用橡胶墨囊,抗腐蚀和抗老化能力差。此外,真空上墨的运动原理使墨囊时常承受较大形变,更加速其老化,致使该系统的使用寿命甚至还不如更老式、同样使用橡胶墨囊的按钮系统。  
  

派克绘制的真空上水系统原理图。  
    其次,真空51在环境气压和温度变化较大的情况下,常因内外气压不平衡而出现吐墨现象,这让派克公司赔偿了大量客户的衣物。一般来讲,减轻这种状况的方法是设置排气孔,然而这对于直接将墨水装在笔杆中的真空51而言是不可行的。另一种方法是通过排气导管将多余的气体排出,但真空上墨系统所需预留的形变空间,使得排气导管无法够到笔杆后部。战后,美国民用航空业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坐飞机进行长途旅行,真空51的这一缺憾使其不能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51采用过时的真空系统,就像第四代歼击机采用第三代发动机,整体性能受到极大的拖累。为重点解决这两个问题,派克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实验,设计了多种上墨系统。最后,气压上墨系统脱颖而出。1948年第四季度气压51进入量产,翌年初正式发售,51进入气压时代。  
   3   .气压时代    如何评价真空51和气压51的地位,是一个严肃而容易引起争论的问题。公平地讲,如果没有真空51奠定的基础,也自然就没有气压51足够施展的空间;而如果没有气压51,则51的停产也许会提早二\十\年,昙花一现,在技术进步中被淘汰,也成不了经典。从某种意义上说,真空51是开天辟地的刘邦,气压51是开疆扩土的刘彻。就这个问题,本文只从性能的角度去比较,其余方面暂不发表过多意见。    气压51是真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51,其所有核心部件都是专门为51设计的,而非沿用自其他型号。气压墨囊采用矽胶材料,避免了橡胶墨囊易老化、易腐蚀的问题。气压51使用的排气导管多为直管,能将墨囊后部的膨\胀气体排出;而当笔尖朝上时,多余的气体则通过排气管前部侧面的另一个小孔逸出。此外,气压51的笔杆后部(后期美产为侧面)还设有一个排气孔,能将笔杆中多余的气体放掉。这些设计解决了51坐飞机的问题。除此之外,气压51侧面横向挤压4—6次即可完成上墨,而真空系统是从后部纵向连续按\压。气压上墨时手指对笔身的固定和按\压的用力方向和着力点是一致的,而真空上墨时则不一致。相比之下气压上墨系统更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要求,尽管这不一定是设计人员的主观意图。  
  

气压51全示范笔(1952)。  
    持续的设计改进与技术工艺的进步也不断提高着51的综合性能。1949年第四季度,不锈钢墨囊护套开始使用,并最终于第二年完全替代了早期气压51的铝质和镀铬墨囊护套(后者被证明容易发生表面氧化和镀层脱落。1950年,尖套后端开始设置防水胶圈,持续近十年的密封问题得到解决。1950年至1953年,铱粒制造工艺保持进步,首先解决了40年代51笔尖铱粒焊接面较脆的问题,铱粒崩落的情况基本绝迹;铱粒打磨也越发精细,笔尖优品率显著上升;1953年,电抛光技术应用于51的铱粒打磨,优品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份派克广告宣传了新应用的电抛光技术。  
    气压51的性能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整个50年代,51这种昂贵的产品(普通档次里钢帽款和金帽款价格分别折合10.9克和16.1克黄金)以年均200万支以上规模大产特产,长期占据全球高端金笔市场的半壁江山。1959年,51被评为“五种最能代表美国的日用产品”之一,而两代总统——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也都是51的用户。    气压51的成功严重压制了派克的下一代产品——61。派克61本是公司未雨绸缪的产物,体现了派克的市场危机感和进取精神。然而,这种新面市的旗舰金笔自始至终都处于尴尬的境地。当产品的新改进都开始无关痛痒、而新设计都顾此失彼的时候,行业便到了盛极而衰的拐点。51诞生以后,派克真空便退居二线,成为次一档次的金笔;61诞生以后,51却依然是旗舰金笔,而且在销量上远远盖过61。多福和真空各统\治了一个时代,而51则统\治了两个时代,并且统\治疆域远远超过了它的前辈和后辈。    51作为高档金笔,价格十分昂贵,即便是其中普通档次的款式也如此。但是,为巩固旗舰地位,也为占领更高端的市场,51也推出了一些高档款式。真空51时代,常规双珠款、遗产款(实金笔夹、尾圈)和传家款(实金笔帽、笔夹、尾圈)是三款高档产品。而气压时代,全钢飞行家款、全包金签名款、实金总统款是新的三大高档款式。应该认识到,51的高档款式首先是一款51,然后才是高档款式,款式是景上添花,这与在性能平庸的钢笔上穿金戴银、镶嵌钻石是有本质区别的。  
   全钢飞行家款气压51  

  
   1   .“飞行家”的诞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全钢飞行家款气压51的诞生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    51面市之初,美国参加二战。人们偶然间发现,51的造型从侧面看很像一架活\塞式歼击机(当然不包括机翼)。战争中美国的军事力量以空军为核心,美军的胜绩无不是在取得绝对制空权的条件下取得的,这使得民众和士兵对飞机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派克公司巧妙地利用这点,将51和歼击机相比拟。更为巧合的是,派克51与二战中美国空军主力机型P-51正好重名,成为公司加大宣传的主要突破口。为此,派克专门为空军捐赠了一架P-51战机,并在机身上喷涂了“Parker 51”字样。可以说,51从一开始就与飞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派克51和P-51战斗机。  
    肯尼斯•派克本人是一个近乎狂热的飞行爱好者。战后,他购\买了一架小型飞机,并亲自驾驶它频繁往来于美国国内的派克分支机构之间。作为“飞行家”,肯尼斯很高兴地看到气压51在飞机上的良好表现,而设计一款与飞机更为贴近的51,在感情上应该也是不错的选择。  
  

肯尼斯•派克夫妇和中国经销商在其私人飞机前。  
    正如前面讲到的,气压51在设计时系统性地强化了其适应气压变化的能力,使其成为便于在飞机上使用的钢笔。历史机缘、个人爱好和实际性能这样三者叠加,“飞行家”便呼之欲出了。英文单词Flighter是派克重造的,这个单词原本的意义非常生僻,而派克将其做了重新诠释,即Flight(飞行)加上词根-er(人),合起来的意思就是飞行家。发明或重造单词的情况在业内并非少见,有名的如Vacumatic(真空)、Duofold(多福)等。值得指出的是,曾看到某处有人将“飞行家”(Flighter)翻译成“战斗机”(Fighter),并言之凿凿说长期以来各位钢笔收藏家都以讹传讹了,把Fighter看成Flighter了。这项质疑是基于臆想的,因为当年的广告上都赫然印着Flighter字样。  
  

飞行家对笔价格标牌。  
    飞行家款51在美国投产面市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综合目前收集到的资料,其最晚在1949年第四季度、最早则不早于第三季度。飞行家款采用黑色树脂尖套、银色不锈钢笔杆金属环、亚光不锈钢笔身、亚光不锈钢笔帽、包金笔夹,外观颇具现代感,在以设计沉稳低调著称的51家族中算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两支1949年飞行家51,下面一支墨囊护套镀铬,上面一支墨囊护套为不锈钢质(但形状与1950年后的不锈钢护套不同)。  
   2   .细分款式    飞行家最大的特色是其笔杆和笔帽。派克的不锈钢表面处理工艺非常成熟,体现在51上,便能制作霜式、绸面式、镜面式等多种表面。有一种说法,改革开放以后,派克公司高层在英雄金笔厂访问时曾渴望学习英雄的不锈钢抛光工艺。英雄100是我个人使用的第一种金笔,一支1998\年产的全钢100伴我从高考到研究生毕业(至今完好),我对其有深厚的感情。尽管如此,我不得不有些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和完整性。100的不锈钢抛光确实比多数51的笔帽光亮,但只是风格不同而已,因为即便是最早期的51,其不锈钢笔帽沿口的镜面抛光已近完美,比100光亮得多。飞行家不锈钢表面采用绸面式处理,熟悉40年代中期至50年代飞机的朋友知道,当时的飞机主要为亚光铝质银色蒙皮。早期飞行家款的笔帽靠近底部有一条包金装饰环带,这种设计最早出现在一部分1941年的钢帽双珠51上。除了单纯的美观外,之所以采用这种设计,可能与肯尼斯•派克的私人飞机有关,那架飞机在银色的基础上将局部漆成金黄色。而另一种可能是,40年代末美军歼击机也多采用银色加黄色装饰带的涂装。    1949—1952年,美产飞行家51钢笔的笔杆沿口附近有产地和年份铭文,分别为“9”、“50”、“51”和“52”。1952年上半年开始,笔杆铭文全部取消。但是,作为配对的铅笔(包括自动铅笔和液态铅笔)却一直保有产地和年份铭文,直到1956年。  
  

  

  

1949~1951年飞行家笔杆年份铭文。  
    1957年,飞行家取消了笔帽上的包金装饰带,而笔夹依旧为包金,这种后期款式比早期的更难找到。50年代末,飞行家款51在美国停产,因此,所有的飞行家51的墨囊护套尾部都是有塑料塞的,而非后来的整体式。    除美国外,阿根廷是飞行家51的另一个产地,而加拿大和英国都没有生产过飞行家51。派克阿根廷公司于1958年开始生产51,一直持续到1973年。阿产飞行家51外观与美产后期型飞行家51比较相似,都没有装饰带,但阿产的笔夹为银色镀铬的,与美产不同。阿产的笔帽沿口附近有西班牙文的产地铭文——“INDUSTRIA ARGENTINA”,意思等同于英文的“MADE IN ARGENTINA”。相应的,墨囊护套上的上水说明也是西班牙文的。近些年来,阿根廷人库洛克个人制作出\售了许多仿制的51,一些款式与原版类似,另一些则是夸张的创作。其中,就有一款铝质外壳的飞行家。库洛克51外形上模仿美产而非阿根廷产,并使用了一些美制零件,包括笔尖等。他仿制的51在工艺细节上与原版有较大差异,有一定经验的人不难分辨。  
   3   .“Korea—1953”    1950—1953年的朝\鲜战争时期,美产51在技术工艺和功能设计上已经成熟,材质总体又优于后期的产品。和二战中类似,美军中大量配备了51。在近年来51老笔涌\入我国(大陆地区)之前,国内的气压51多数是在朝\鲜作战的战利品(少量集中购自香港)。我接触到的去过朝\鲜的老兵和文职人员中,就有几位保有这种当年的高级战利品。当然,其中没有看到飞行家款,估计部分原因是飞行家款售价高达19.75美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折合17.55克黄金。    然而,一件事情将飞行家51与这场战争紧密联系起来。经过两年的谈判,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代表与中、朝代表在板门店签署《朝\鲜战争停战协定》。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四星上将马克•克拉克专门订制了五支刻有“KOREA - 1953”字样的飞行家款51,在协定上签上自己的大名。  
  

克拉克使用飞行家51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4   .飞越时空    从定位上讲,飞行家51对应的市场层次与金帽款是一样的,但细分市场则有不同。金帽款51较为传统沉稳,适合相对保守的消费群体,对其而言,飞行家过于“现代”了。不过,近年来,飞行家以其在51家族中极其特殊的格调而被收藏界追捧,风头不在全包金签名款之下,把金帽51远远甩在身后。    继飞行家51成功之后,派克在61、21、45等系列中也陆续推出了全钢飞行家款,成为较长时间里派克细分定位的一项传统。  
   全包金签名款  
  

  
   1.“签名款”    在正式介绍这个款式之前,有必要先谈谈“签名款”这个名字。最初,派克将全包金款称为“Signet”,直译为“图章”,意思是可以将主人名字刻印在一个空白方框之中。由于这个单词被抢先使用了,1957年,派克被起诉侵权,于是将其改为“Insignia”,意思不变。  
   2   .款式特点    真空51停产在即,派克需要考虑设计一些高端产品来承接原先由真空51双珠、双珠遗产、双珠传家所占有的高端市场。51系列的一大特点是,不管何种档次定位,其同一时期的树脂和笔尖品质是相同的(Special除外),而体现档次的仅仅是外部装饰材料。气压51的上水方式使其可以拥有整体连贯的笔杆,而连贯的笔杆可以显著降低包金的制造成本。    1948年第四季度,第一种金属笔杆的派克51诞生了。这种全包金签名款一开始拥有标准款和女士款(Demi)两种规格,后者几乎是对前者的等比例缩小,但使用完全相同尺寸的笔尖。值得注意的是,前面介绍的飞行家是没有Demi款的。  
  

1948年美产全包金签名款51。  
    美产全包金51的笔帽、笔杆材质与同时期的金帽款笔帽一致,早期采用占总重1/10的14K黄金包覆在黄铜坯体表面,中后期包金层含金量改为12K。与当代高档钢笔常用的镀金工艺相比,包金材料成本和制造成本较高,但由于厚度是镀金的数倍乃至十倍以上,金层耐磨性占有明显优势。全包金51笔杆内螺纹是直接车制而成,因而也是铜质,这样的优点是加工方便,缺点则是使用中笔杆对上水体统总成外螺纹的磨损较大。美产全包金51的笔杆金属环全部为槽内镀金环,与金帽真空51一样。气压51中只有全包金签名款和总统款采用这种外观的金属环。    美产全包金签名款51单笔零售价32美元(合28.43克黄金),而多数以对笔的形式出现,钢笔加铅笔总共48美元。1948年至50年代末,其生产共约10年时间。1952年之前,美产51的笔杆靠近金属环位置有产地和年份铭文。  
  

  

全包金签名款51笔杆铭文——美产(1948)和英产(1958)。  
    像全包金51这样的产品,一向以金银器加工闻名于世的英国自然不会放过。英国派克在小量生产7年以后,于1955年显著提升了其51产能,进入巅峰期(美产51巅峰期为1950-1953年),而款式中也增加了全包金签名款。    英产51与美产在造型上最大的区别是笔握(尖套)。最初,英产真空51的笔握造型接近于加拿大产品(但也有一定的区别),整体风格与美产一致。1949年末,英产51开始同时生产两种造型的笔握,其中一种前半部分有点像今天的英雄100,另一种则采用较为平坦的颌部(尖套开口四周),使51尖套的造型从鹰喙形变为鲨吻形。美产51中也有少量颌部较为平坦的,但平面比这种英产小很多。这第二种设计成为后来英产51沿用20\年的主流。关于这种造型,现在推崇者和反对者并存,前者认为它更为大气,转变了暗尖笔的柔弱形象,而后者则更喜爱美产51笔握的圆\润柔和。站在当时的环境下思考,在明尖笔认同度显著高于北美的欧洲市场上,英产51的这种设计可能更易被接受。    英产全包金签名款51采用和同时期美产相同的1/10重量12K包金,花纹细节则有不同。英产的笔杆装饰拉丝并不像美产那样与金属环相接,而是留出了一段空白用于安置产地与年份铭文。中后期的产品铭文取消,空白也相应变短。英产全包金笔杆尾部镜面空白较长,而美产拉丝在靠近末端处才消失。英产51的包金表面拉丝工艺也与美产不同,英产拉丝不像美产那样边缘内收,因此立体感较强,显得更为厚实。视觉上,英产全包金51看起来要比美产粗一些,加之拥有鲨吻形尖套,且笔杆花纹布置更具变化,使其整体上更显出贵气,而相对来说美产则延续了内敛的传统。此外,英产全包金51的笔杆内螺纹是树脂材料的,与美产不同。  
  

美产1948年(上)和英产1957年(下)全包金签名款51。  
    英产全包金签名款51经历了气压51MKIB到MKIC的变迁,早期产品墨囊护套尾部有黑色塑料塞,后期则为整体式护套。早期的英产全包金51多数拥有内槽镀金的笔杆金属环,但也有少量例外的情况。到了中后期(60年代),其多数产品的笔杆金属环改为全镀金式,即金属环唇边也镀了金。  
  

  

不同时期的英产全包金51(从下至上:1957、1958、1960、196\4)。  
    除包金款式外,英国还生产了一款全包银签名款,其外观设计与英产全包金51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将12K金换成了925银。由于纯银具有偏软和易腐蚀的缺点,全包银签名款并不成功,产量极少,如今保存下来的已经凤毛麟角了。与飞行家一样,派克在阿根廷也生产过全包金51。阿产全包金51整体外观与美产较为接近,但没有签名框,且拥有西班牙文铭文。阿产全包金51只存在于其早期产品中,60年代初便停产了,因此数量较少。  
  

阿产全包金51(1960)。  
   3   .个性化产品    在日用钢笔时代,公共部门和社会企业常常定制一些带有特殊标志和文字的钢笔产品,用于答谢客户和奖励老员工。51作为风靡市场的产品,自然也收到了不少定制订单,价格高昂的全包金签名款51便在其中。较为有名的是1951年纽约港务局(今天纽约新泽西港务局的前身)为庆祝成立30周\年定制的一批全包金51对笔,这些钢笔和自动铅笔的笔帽上都焊上了一个厚厚的圆形黄铜牌子,牌子上铸有该机构的标志和名称。  
  

纽约港务局定制全包金51笔帽铜牌(1950)。  
    另一类个性化产品是派克的意大利代\理商定制的全包金51。欧洲大陆市场似乎较为偏好奢侈浮华的钢笔外表,派克工厂制作的全包金51,虽然在系列中较为贵气,但仍然显得比较保守,难以充分满足市场需要,于是一些基于51品质的奢华钢笔问世了。就目前所知,至少意大利和德国的派克代\理商曾有过这种改变设计的行动,而前者风格较为鲜明,在此简称“意产全包金51”。很大一部分意产全包金51据信是由一家名为F.lli CАValiere的派克代\理商设计制作的。该公司出品的全包金51拥有统一的外观风格,即完全相同的巴洛克造型笔夹、铜坯包金顶珠、遍布鱼鳞纹的笔帽和笔杆(与40年代某些真空51“传家款”的笔帽鱼鳞纹类似)、黄金的底色、白金和粉金装饰带等。它们的笔杆外观是基本一致的,但笔帽的图案却是在鱼鳞纹底基础上相同元素(装饰带、彩金)的不同组合,目前尚未发现任何两支笔帽图案完全一样的情况。整笔外观做工精细程度甚至高于标准产品,欧洲珠宝工匠的技艺值得钦佩。大部分意产全包金51的笔帽靠近底部的地方拥有意大利语铭文“Laminato Oro”,意思是包金。其后是序列号铭文。50年代中期开始,用于正常途径出口(欧洲)的每一支派克51都拥有一个序列号,铭刻在墨囊护套的后段。除了笔帽外,意产全包金51的笔杆前端也拥有序列号铭文,三处序列号相符,以此证明外观的改动具有官方授权的属性。此外,还有少量的意产全包金51拥有同时期万特佳牌钢笔风格的纹饰,但具体生产商不详。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代\理商定制的个性化51,一些知名珠宝制造商(卡地亚、蒂凡尼等)也曾以51为载体设计珠宝产品。从性质上讲,二者有本质的区别。代\理商定制的51是派克官方的外围产品,属于广义官方产品;珠宝商51则是以珠宝商为主体的,例如卡地亚的51首先是卡地亚珠宝,其次才是51。  
  

意产全包金51(1958)。  
   4   .竞争对手    40-50年代,钢笔生产技术已经成熟,而以防止“质量过剩”为主旨的“现代成本管理理念”尚未充分拔高,使得这一时期的产品在良好的技术和商业环境下达到了综合性能的巅峰水平。但同时,圆珠笔也以其便捷性开始大行其道,蚕食着钢笔的市场份额,许多欧美制笔企业都挣扎在破产的边缘,钢笔业面临盛极而衰的境地。客观地讲,这种市场趋势,即便像51那样的强势笔款也无法从根本上予以撼动,以至于60年代以后欧美钢笔业整体沦落至溃不成军的地步,直到90年代才依靠先进的商业运作企稳回升,但以实用品质为中心的制笔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50年代涌现出的众多优良产品中,犀飞利(Sheaffer,亦译为“西华”)的胜利款(Triumph)潜艇可能是全包金签名款51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二者市场定位相似,各具经典之处。    华特曼(美国L. E. Waterman,一度是全球钢笔业龙头,而今天的法国Waterman S. A.当年只是华特曼的法国代\理商,在华特曼倒闭后购\买了其一部分商标专利。美国华特曼与法国威迪文的关系类似于东汉和蜀汉,而美国派克、英国派克、法国派克则是北宋和南宋那样的继承关系)一蹶不振之后,犀飞利在业内的实力已经从世界第三上升为第二,仅次于派克。此前的20-30年代,犀飞利在一些核心技术上甚至领先于派克,其笔尖性能水平超过当时著名的美产派克平顶多福。在51诞生、派克成为领军企业之后,犀飞利也不甘落后,于40年代后期推出了精妙的TD上水系统,并在1952年改进为“史上最为复杂”的潜艇式上水系统,该系统不仅好玩,还能做到上墨后无需擦拭,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也是十分先进的。    胜利款是潜艇系列的高档款式之一,拥有14K双色“胜利尖”和金色的笔帽、笔夹、笔杆和尾盖(从耐磨损性上看,其金色表面可能为包金,但却没有包金铭文,一说为镀金)。胜利尖是犀飞利历史上最为经典的笔尖造型之一,大气精致,用料厚实,为几乎所有高端款式的潜艇所采用。值得解释的是,胜利尖和胜利款是两个不同概念,前者是笔尖款式,后者是笔款名称,胜利款潜艇全部使用胜利尖,但使用胜利尖的多数并不是胜利款。从外观上看,全包金51庄重沉稳,而胜利款潜艇则霸气外露。  
  

  

1958年的全包金51和犀飞利胜利款潜艇。  
    气压51与潜艇的竞争体现出派克与犀飞利截然不同的设计取向。与“固步自封”的欧洲制造商相比,派克和犀飞利都算是大胆创新的典范。但是,派克比较偏向实用主义,属于性能导向型,即性能是最为主要的衡量标准,认为实用性能决定市场表现。与此有所不同,犀飞利是创新导向型,即“变则通,通则久”,认为市场总是愿意接受看得见摸得着的进步。从某种意义上说,气压上水系统是20世纪前半叶拉杆、按钮等系统进一步发展的产物,机理上没有太多的新奇之处,只是通过合理简化来取得高度的可靠性,通过应用新材料和新工艺来取得优越的耐久性。而TD及潜艇上水系统则不然,它是全新的设计。为达到与气压系统很多殊途同归的效果,犀飞利设计了历史上最为复杂的上水系统,看似事倍功半,实则通过这种精妙的机械制品让消费者得到了某种与机械手表相似的感受。“感受”,在经济学上是至关重要的、实实在在的,一切经济活动的动因都是人的感受。当然,相对于气压51,由于大量使用了橡胶部件,潜艇的耐久性受到很大影响,以至于今天必须更换部件才能正常使用,但其仍然是实用钢笔巅峰时期综合性能最接近气压51的一型产品。  


  

原文地址 http://www.pen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9637&extra=page%3D1

标签: 文具 钢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SM-Shaman | Powered by LOFTER